马华吉兰丹州领袖培训营(3-4/9/2009)

September 8, 2009 1 comment

由马华中央党校主办,马华吉兰丹州联委会政治教育局协调的«马华吉兰丹州领袖培训营»已于3&4/9/2009在吉兰丹州哥打巴鲁Pantai Cahaya Bulan (PCB)Resort成功进行。共有约130名州领袖及党员参与这次的培训营。

当晚的开幕嘉宾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而当天出席开幕礼的领袖包括: 州主席拿督斯里黄燕燕、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江作汉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 。

这次丹州的培训营的课程包括了:

课程(1)新时代选举操盘-由中央新闻局执行秘书甘德政主讲

课程(2)你谈政见我唱K-马华改革路在何方-由马华中央政治教育秘书吴建南主讲

课程(3)时事论坛-由全国票选中委王乃志律师主讲

经过了两天的课程,我们进行了«脑力激荡»环节,以让营员们分组讨论及呈献所讨论出来的课题及分享学习心得。

 

 活动相簿

Categories: 活动动态

中央党校精英培训座谈系列

August 28, 2009 Leave a comment

为了提升党领袖与党员问政素质,开拓国际视野,对国内长远政局有所启发,马华中央党校将会举办一系列的精英培训座谈会,首场座谈会《从一党独大到两线制:从台湾经历探讨大马政局》及第二场座谈会《致胜选举策略》已分别于2009年7月9日及2009年8月13日成功进行。

Categories: 精英座谈会系列

高永光教授-致胜选举策略

August 28, 2009 Leave a comment

致胜选举策略

台湾政大高教授向马华传授致胜选举策略

继首场由杨照和郑丁贤对谈的精英培训座谈会“从一党独大到两线制:从台湾经历探讨大马政局”得到热烈反应后,马华中央党校在中央新闻局的配合下,于8月13日举办了第二场精英培训座谈会,特别邀请到来自台湾政治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高永光教授为我们主讲“致胜选举策略”议题,并由政治教育局主任颜炳寿律师亲自担任这场讲座会的主讲人。

高教授同时也身兼台湾国民党候补中委、台北市政府顾问、中国政治学会理事,以及数个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的顾问要职。

当晚出席的领袖包括:马华总秘书拿督王茀明,妇女组署理主席拿督尤绰韬,新闻局主任李伟杰,、终身学习主任郭义民律师以及联邦直辖区马青团长周连琼等人。除此之外, 这场座谈会也吸引了许多党员的热烈支持。

开幕嘉宾马华总秘书王茀明在致词时给予这项精英座谈会高度的肯定,希望马华党校接下来可以邀请更多海内外学者到我党授课,并加强党干训的制度化工作,提升党领袖和基层的文政素质和内涵。

当晚高永光教授以幽默风趣的方式,分享他多年来切身参与的助选经验,并讲解了不少让人获益不浅的选举策略。

策略一: 形象塑造IMG_0960

高教授一开始就提到,形象塑造对一个候选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候选人的形象决定了选民对他的印象,进而影响了选票。台湾的媒体把马英九塑造成是斯文、善良的知识分子及提倡“不沾锅”政治;而陈水扁则是凶狠、不讲道理及提倡“沾锅”政治。当时马英九的政策是保持“原汁原味”,不做刻意包装,但同时让他的团队打击陈水扁,并把他们的特性形成一个对比,让选民选择他们要的是善良的马英九,还是凶狠的陈水扁。所以在1998年,陈水扁争取竞选连任台北市长失败,输给了马英九。

策略二:正派经营

高教授强调团结,只要党成员团结,那党的赢面就很大。高教授强调的是“扎根式”策略,那就是以细节突出自己的强项个性及技能。以下是高教授所教的几个“撇步”:

  1. 每天晚上到不同的餐厅吃晚餐。这是为了要跟餐厅老板或顾客打好关系,得到选票。
  2. 每次去不同的录影店租录影带,跟每一家的老板打好关系
  3. 每次生病去不同的诊疗所看病,跟医生聊天,久而久之就跟医生打好关系,当我竞选时,医生就会向病人宣传我的好。

策略三:独特及有个性IMG_0936

高教授强调选举要正派,但也要深耕、生化。

高教授的社会科学院院长职位,也是学院老师们一张一张票选出来的。当时学校有150名老师,他全都认识及知道他们的背景。记得有一次高教授的前辈过世了,就算当时刮台风他都会去,这叫“绑桩”策略,不是用绳子或金钱绑,而是用间接交情去绑。

候选人就好比一个产品,包装经销卖出去,产品必须要独特及有特性,并有人际关系网络,才能经销出去。候选人应该要给人感觉到诚意,拜票时眼睛要睁大,握手要用力。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说过“Public life (公共生活),是人世间最崇高的职业”。在1964年,美国在林肯约翰当总统时通过了人权法案,然而初稿是肯尼迪当总统时就在弄的。肯尼迪为家人、朋友所追求的公共生活正义、善良一面的勇气(courage),是要过公共生活的人所必须具备的。

为何国阵强人输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有观众询问说,为何在308选举中,国阵经验丰富的强人,竟然会输给一些初出茅庐且名不经传的新人。

高教授认为,其中的原因概括了形象包装,明星效应,及国阵没有危机意识。其实在政治上,很多政治家都会惊觉原来身边的朋友都不是朋友,对方的营里应该有自己的人,把敌方的动向都摸清,但不要出滥招数,诬赖敌方。但我们要判断敌方的攻击,如果有诽谤成分,并影响及令军心动摇,就应该驳斥。

政治行销:一门大学问

对于理性的选民,影响他们投票取向的外来因素,不外是对候选人的评价、候选人所持的证件,及政党的认同。然而内在的因素则包含了富有程度、收入、社会地位及教育程度。通常教育程度高的选民都会喜欢理性、温和及聪明的候选人,马英九。对于塑造一个政治家的形象,就好像塑造一个艺术品,材料是很重要的。塑造形象也想像煮菜一样,把候选人的食材吸引人的部分把它放大,而不是改变食材本身的味道。然而,如果那食材已被人唾弃,就可以去改变、调整。

民调的重要性

成立民调中心是必须的,以便了解老百姓在想什么。民调很重要但有盲点,一个政治家如果有具体的政策,却没有触动人心深处的口号(slogan),那他不见得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一般的民众都很主观认为,政客都是欺骗人的。而第一印象是非常难改变的,解决的方法就是不断的对民众灌输某个好印象。

媒体的重要性

在现今的政治世界,谁掌握了媒体谁就是成功者。一个政治家要成功就必须拥有自家的媒体。以马华现在的局势,马华必须要有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并得到跨越种族的支持及认同,触动友族的心灵,因为人是可以改变的。

Categories: 选举致胜策略

台湾著名评论人杨照主讲、郑丁贤对谈座谈会

August 28, 2009 Leave a comment

MCA-Flyer-2[1]杨照:长期执政党须打造全新政治语言、选举机器再造,

才能跟选民重新衔接

为了开拓党内领袖的国际视野,提升基层的精英问政文化,马华中央党校在颜炳寿主任的领导下,于7月9日打响了精英培训座谈会的首炮,特别邀请到来自台湾的新生代著名评论人杨照为我们主讲:“从一党独大到两线制”议题。为了从过去台湾的政党轮替经验中得到更符合大马政局的启发,我们也邀请了国内的著名时评人郑丁贤跟杨照进行对谈。以示慎重,政治教育局主任颜炳寿律师也亲自担任这场对谈会的主持人。 

有关座谈会除了获得党员们的积极响应,也获得不少领袖的热烈支持,包括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总财政郑福成、新闻局主任李伟杰、妇女组署理主席尤绰幍、中委陈清凉和陈显裕等人。

当晚,两位重量级的主持人和对谈嘉宾,为观众们呈现了一场精彩的意见分享。尤其是气质儒雅、思路清晰的杨照,更是通过本身曾经担任民进党国际事务部主任、媒体总编辑以及学术评论人的切身角度和经验,跟大家分享了台湾国民党和民进党从长期执政到政党轮替的过程中,一些值得马华学习和借镜的事项。

更难得的是,虽然是一位编写过超过30本著作的学术工作者,但是杨照的论述方式并不会冗长和复杂难懂,反而言辞条理分明,深入浅出,而且角度宏观。因此,虽然只是着重于探讨台湾经验,却也巧合地让与会的党员们产生共鸣感。

以下乃杨照在有关座谈会的一些论述摘要:  

当我参与政治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是在反对党。1987年当我到美国留学时,虽然当时台湾已经戒严,但是很多人还是认为,若有生之年可以在台湾看到政党轮替,已经是非常幸运的。

1993年当我回台时,发现一切都变了。越来越多人相信,不需要等到我们的余生晚年才可以看到政党轮替。更重要的是,不管我写什么文章,讲什么话,都不再像以前那样,担心需要付上“民主的最低消费额” (指坐牢)。

在2000年台湾的第二次总统直选,那是非常关键的年份。在大家都没有特别防备的情况下,我们原本想象的政党轮替,就突然之间发生了。在见证国民党从一党独大到交出政权,我大部分时候是站在该党的对立面。从这个特殊的角度,我清楚看到,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而其实也不太坏的政党,在自己都没有提防的情况下,如何因为种种困境而快速地失去政权。DSCF2336

困境一:现实 vs 梦想

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凡事以现实为思考出发点,必须每一天不断处理现实。而反对党却不会在现实跟执政党竞争,他们最大的能量就是贩卖或者打造梦想。

1994年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的时候,最成功之处就是打出“快乐。希望”口号。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口号,却成功扭转了过去民进党作为反对党的省籍悲情诉求。他不只是看过去,及现在所出现的不平等,而是去打造一个未来的梦想-如果执政党把政权交出来,我们可以过得更快乐、更有希望。这不只是口号,而是整个政党的重大个性和策略调整。而过后从1994到2000年,以陈水扁为首的民进党,最成功之处就是打造梦想。

而打造梦想,对执政党而言,是最难以招架应对的。当碰到反对党在打造一个跟现实面不一样的梦想,执政党很难也去打造梦想。因为若执政党提出梦想,就会被质疑,既然掌握权力,为什么不把梦想实现?而若用现实跟别人的梦想对抗,则是更困难的。不管您再怎么有效,现实总是千疮百孔的。

困境二:无法打造全新的政治语言

全新的政治语言所指的除了语言,也包括影像、画面、文字等。它在民主社会当中,是一种很艰难,但是很重要的工具。

执政党大部分的政治语言,都是在进行执政工作或公职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反而忽略了去打造一个面对选民和选举的语言。

而反对党则可以花很多时间打造全新的政治语言,进而吸引大批有创意的年轻人加入他们的行列。这些主见的年轻人,自小在学校念书时就听惯、听腻了执政党那一套千篇一律的政治语言。所以他们跟政治语言的关系,往往是从厌烦开始的,并质疑执政党:“难道你们不能讲一些不一样的话吗?”、“为何不能用一些不一样的语言?”、“为何不能用一些我比较能够听进去的话来讲呢?”

所以当这些年轻人长大了,发现有机会参与和提出“我们能否用不一样的语言来讲政治?”,“要如何拍政治广告”,“要如何传达政治讯息”等问题,这对于年轻人来说有高度的吸引力。DSCF2365

在我担任民进党党工的1990年代,民进党的党部党工平均年龄至少比国民党党部小20岁。这产生了一种世代效应,导致年轻选民因为认同这个政治语言,进而对这个党产生认同。

难得的是,在耕耘年轻选民版图的同时,民进党并没有失去年老选民的支持。基于本省省籍因素,台湾乡区老一辈的选民大部分依然是民进党的忠贞支持力量。

困境三:无需再向选民交代

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最大的迷思是往往会认为,由于过去数十年来已经做过许多事情,历史上的政绩显赫,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向选民交代的。

然而,这趋势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般人没有这种记忆。虽然执政党可以加强人民在这方面的记忆,可是当你讲久了,人民就会厌烦。所以你就会陷入两难,要么人民会忘记你过去的政绩,要么你不断提醒他,却会使他厌烦,因为他听不到新鲜的东西。

困境四:党政分不开

党政的联接,是所有长期执政政党所难以避免的。可是一旦面临严峻挑战的时候,党政角色不分反而是执政党最大的包袱。因为政府施政所产生的任何问题,政党无法更正、分开角色。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批评政府,就等同于批评党。党必须无条件地替政府背书、辩护。因此,政府公信力的下降,就是党公信力的下降。

相反的,这情况不会在反对党出现。该党没有任何的牵连和牵挂。

党政分不开的另一个问题是,执政党由于过度依赖庞大的国家公共机关和资源,在面对选举时失去了党务运作的独立和自主性,没有效率,也没有活力,缺少拥有承担选举的心态,进而丧失选务运作的能动性。

当官的党领袖忙碌于公务,没有时间去想选举;而党却希望藉他们的力量来赢得选举。到最后却是两头不到岸,那么大的政党,如此大的政府,却没有人管选举。

困境五:陷入僵化的日常运作(Daily operation)DSCF2354

一个庞大的执政党往往会陷入僵化的daily operation(日常运作),排挤了其他的事务,变成最重要的环节。当然,若缺乏这种规划性的制度,这个政党也不可能会长期执政。但是一旦养成这种习惯,所有的时间、精神和人力,就都利用在应付这种日常政务运作。

非常不幸的是,民主政治的核心事务是选举。而选举往往就不是daily operation,甚至要打破daily operation,讲究的是议题的创造、操作和较劲,利用各种方法动员这个社会,感动选民。而在这方面,执政党的daily operation就会变成最大的障碍。

党的选举机器再造

从台湾的经验中,我认为,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必须进行党的选举机器再造。不管该党原本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运作,这个党必须拥有一个跟daily operation区隔开来、在daily operation以外的选举机器,寻找和突破新的政治语言,告诉选民什么是政党政治、告诉选民这个政党过去所做,以及未来要做的事情。

这个选举机器,是整个政党活力的来源。它最大的任务,就是构思过去的人所没有说过的话,或者过去的人不曾有过的说话方式(媒体),以便跟选民重新沟通和衔接(reconnect)。

例子:在以前美国共和党的复兴过程中,一名著名的选举操盘手曾经提出一套口号和标语:“跟美国人民重新签订契约”,重新承诺和告诉选民该党的新主张和计划(语句空泛,却充满多元想象和诠释空间)。

不能把选民对我们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必须要用一种不一样的语言和方式,重新动员他们。越是过去我们认为是我们的忠贞支持者,越要重新更新跟他们的关系。而越是过去我们认为不会支持我们的选民,则越要采用daily operation以外的特殊方法争取他们的支持。

选举能力必须跟执政能力并行

民进党执政台湾8年以来最大的问题是,选举能力比执政能力大幅度超前。在文宣和主张上,给了选民很大的希望。然而最终却没有执行和贯彻能力,导致人民更大的失望。

所以一个政党应该运用选举所获得的能量和机会,来回头打造自己的政党,形塑和增强执政的能力,用选务动员所营造的印象(perception)来影响现实(reality)。

 

下很多苦功不一定能获得选民认同

执政党往往有一种心态,努力向选民宣传他们花最大力气来经营和完成的东西。

但是,选举的技术层面不是这样的操作的。政党应该宣传选民最有感觉的东西,而不是本身花最多苦工来经营的成果。

入党成为一生耻辱

在我求学时代,有一个年轻诗人写了一首读起来不算诗的诗,却引起了当时学子极大的共鸣:“十六岁就加入了国民党,仿佛是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这是一个public perception如何解构老牌政党的经典案例。当一个政党无法以社会形象来吸引新党员加入,反而让人感觉羞耻时,它面对了十分严重的问题。

除了利益和理念,更要感动选民DSCF2387

 选民支持政党的原因:-

i) 利益  

ii) 理念

iii) 因为感动和感情,而产生的政治认同

若因为利益考量,这种支持并不长久,当产生利益冲突时就会失去支持;若出于理念,有关支持力量则更长久,可是也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选民的教育层度也是一个障碍。

而若能够在选举期间赢得选民的感动,则是非常难得和有效的。这种感动有群众 、 集体因素的作用,让大家觉得加入一个政党是一件令人兴奋、流行的事。民进党的强项就是,能够在选举动员、造势的过程中加入“群众场”(这里指的群众场是一种类似“磁场”的描述,不是指“场合”)的语言,让群众感动,继而让这种感动价值化为选票价值。

这种感动最初与政党没有直接关系,是群众对于自己和众多的人在同一时间共同参与一件事所激发的感动,而这种感动反过来又驱使选民去投选联想这种感动的政党。因此,政党需要多研究选民的行为,来掌握这种感动的力量。

强人开放民主空间后,接班人跟不上步伐

综合现代威权国家民主转型的经验,威权体制的开放往往源自于具有charisma(魅力)的强人领袖在面对威胁权位的政治挑战时,让渡了部分体制的权力,来换取当下继续执政 、 延续政权的权力。

过去,李登辉就是以释放部分权力来换取时间,改造本身政党以及台湾的体制。这是执政党在原本威权的政治状态下,顺利过渡到在民主体制下继续执政的好的发展。然而坏的演变是,这位进行部分开放领袖的接班人跟不上步伐,反而让在野党有机可乘,反客为主进而促成政党轮替。

对照这些民主转型经验,马华可以在逐步开放的过程中,选择在普世价值的层面上打造自己的议题,提出具有主导性的政治论述。如果发现大马的族群本位思维逐步退潮,马华必须提出新的想法,譬如重新诠释什么是华族?什么是华人文化?什么是华人政治等。

直选制涉及组织结构的重整

党员直选党领袖是党内民主化重要的一步,然而,不管是国民党和民进党,都面对“党员直选党领袖”无法全面实践政党内部民主的难题。因为党内民主化除了涉及最高领袖直选,还包括了党组织架构的重整。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中常委,以及各级代表都不是直选。因此,直选的最高党领袖与非直选的中常委以及各级分层代表是有矛盾和冲突的。

必须抢夺政治话语权

面对纳吉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最后可能只是让纳吉个人获得政治支持,而不是马华直接受益的问题,我认为马华需主动出击去诠释社么是“一个马来西亚”?由于“一个马来西亚”的内容空洞,这反而是马华主动出击,提出本身的discourse,营造public perception来改变political reality的契机。面对内部一党独大的巫统,以及外部虎视眈眈的民联,马华都必须要勇于抛出具有前瞻性的普世论述价值,来抢夺政治话语权。

DSCF2411